柬埔寨人口贩卖集团,盯上了中国台湾

文|华商韬略 霍怡

8月28日,柬埔寨金边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三名男子中弹身亡。根据中国台湾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三名男子均为台湾省台南市人。

这一起枪击案,揭开了一条罪恶的产业链。

“底薪5万台币”、“酒店式办公环境”、“年底分红”,这些看似条件颇丰的招聘广告背后,是到现在还失联的370名被骗去柬埔寨的台湾人。

柬埔寨,灰黑色产业的温床,尤其因为赌博合法,很多被本国政府打击的亚洲赌场,都纷纷转移到了这里,黑帮、血奴、性侵、毒品、器官交易…这些骇人听闻的词汇,却真实的在这个国家上演着。

柬埔寨的西港是西哈努克港的简称,自2016年为其开放特区招商引资后,上百家大陆企业进驻,再加之政府发放了91张赌博牌照给西港,一时间大量外资投机热钱涌入。

开放赌场后,两年内西港涌入十万人,多以炒房地产为主,他们打造了当地“一夜暴富”的神话,这其中有90%都是中国人。

另一边,赌场执照也吸引了大量黑帮和投机客以开办赌场带动当地房地产和相关行业,之前在泰国落网的跨境赌博首脑畲智江,他旗下的缅甸KK园区就有“猪仔炼狱”的恶名。

爆发式繁荣致使贪污腐败、暴力与诈骗在西港快速蔓延,随着2019年柬埔寨政府一纸《禁赌令》将网络赌博定为刑事犯罪,赌博业与房地产及相关行业一夕崩塌,当时留下了1115个烂尾楼,占了西港建筑的近80%。

行业少了,但赌徒、黑帮和投机客还在,赌场名称被所谓数字园取代,他们也将赌场生意转向为“诈骗团伙”。

早在2020年前,柬埔寨的诈骗市场就已经初具规模,这群诈骗犯们需要大量的“人力”,男的作廉价劳动力、女性则有可能成为性奴。

最开始,柬埔寨的诈骗市场瞄准的是中国大陆的人群,因为人口密集,受骗比例也很可观。可近年来因为疫情对出入境管理的严苛打乱了“传统市场”的布局,诈骗犯们便将目光转向了出入境相对宽松、正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台湾群众。

被“高薪”骗去柬埔寨后,噩梦就开始了。

为了防止国际刑警追查,受害者一出境就会被格式化手机,删除资料、没收护照并关闭定位系统,做到在陌生的环境、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使受害者和外界彻底失联。

过程中,受害者一旦想反抗、逃脱,就会遭受非人般的殴打和虐待。

诈骗集团的殴打还十分注重“男女有别”。

男性受到的肉体折磨较多,女性则考虑到“卖相”,如果要拍摄色情视频或进行色情服务,那毁容就很有碍发展,所以一般会采取“电击手段”——既感到十分痛苦,又不会留下痕迹。

有一名台湾女子被骗到柬埔寨后迅速的卖给了人贩子,7天内她至少遭遇了9次性侵。

大部分被骗去柬埔寨的人都会经历被转卖,被卖去地下工厂或黑帮进行胁迫性制毒卖毒、卖淫聚赌等工作。

还有一大部分会被“培训”为诈骗集团人员,通过让他们联络亲属达到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的裂变,将受害人强行变成“加害者”。

今年8月初,有一名原住民男子就在诈骗亲友的过程中,由于良心实在过意不去,跟友人提醒了一句“你不要来”,就害自己惨遭毒打、命丧黄泉,遗体被发现时器官已经被摘除了,仅剩胸部以上,被送回台湾亲友手里的,只有一捧骨灰。

这群犯罪者毫无人性,当被害人被“用尽”、丧失利用价值时,他们便会以“放人”为借口与被害人家属联系,以此获取高额的赎金,平均每个受害人在2万-4万美金不等。

但难道付了赎金就可以“破财免灾”了吗?

当然不会,尝到甜头的犯罪集团只会变本加厉提高赎金,并诈骗更多的台湾人来这“人间地狱”为他们所用,这群受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行走的印钞机,嘴能诈骗、身体能用、器官能卖,打死了也无所谓。

根据台湾当局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有6000名台胞赴柬,但目前只有3400多人返台,另外有2000多人在柬失联。

虽然随着官方展开行动,已经有部分遭禁锢人员获救,但即使官方大力宣传,也仍有不少人难逃人性“贪婪”的一念之差被骗去当地,去了,就难再回来。

我们无法根除所以罪恶发生,只能在面对不合理诱惑时,于“赌一把”和自保间做出最理智的判断。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